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上赚钱 » 正文

「用手机怎么赚钱」男子病故留16.5万欠债,病妻和残疾女儿靠养猪把债全还清

「用手机怎么赚钱」男子病故留16.5万欠债,病妻和残疾女儿靠养猪把债全还清

潘洪燕(左)和左秋容成都商报图

“妈,天气转热了,我们去买几件好点的衣服,这两年,为了还债,我们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买过。”4月14日,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复兴乡红五星村一个农家小院里,28岁的三级肢体残疾女孩潘洪燕挽着母亲左秋容的手,一脸幸福地往外走着。

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,买几件好一点的衣服,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但对潘洪燕和母亲而言,这还是三年间的第一次。就在几个月前,潘洪燕才和母亲一起,靠勤劳挣钱和省吃俭用,用三年时间,还清了病故父亲欠下的16.5万元债款。

父亲因病身亡

留下16.5万元债务

4月15日,说起这几年来还债的经历,潘洪燕感慨连连。潘洪燕记得,父亲潘建安在世时,无论是做木材生意,还是搞家庭养殖,或是下田干活,或是料理家务,样样得心应手,成为家庭内外主要的“支撑”,全家日子过得还算平稳。

2012年,左秋容患子宫内膜增生,先后三次住院进行手术治疗,2014年,病变为子宫内膜癌前兆,医生只好给她做了子宫切除手术,在出院时,医生再三叮嘱至少需要三年的休息时间。就这样,左秋容从一个好劳力逐渐变成为“闲人”。生意上的事、家里的事全部压在了潘建安一人肩上。潘洪燕记得,2014年年底,父亲从外忙完生意回来,发现身体不适,且病情不断加重,到医院一检查,已是肝癌晚期,2015年年初,父亲便离开了人世。遭此变故,让潘洪燕和母亲悲痛欲绝。父亲去世不久,一些债主们就找上门,向母女俩讨要潘建安生前欠下的债款。

在父亲生前,潘洪燕就知道一些债务,但汇总下来,还是有点出乎潘洪燕意外:12个债主合计16.5万元,都是潘建安生前在生意交往和生猪饲养中欠下的。

“人得讲诚信”

她们养猪还债

潘洪燕每月工资仅有两千多元,左秋容经常看病拿药,有时一次就要花费上千元。面对大山一样的债务,这对母女怎么偿还?很快,潘洪燕和母亲就达成了一致:这些钱,是债主们信得过父亲才借下的,人得讲诚信,该还。母女俩对每个债主进行了核实登记,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的她们还向债主们承诺,“即使砸锅卖铁,我们也会把债还完”。

但承诺容易,兑现难。左秋容介绍,因为她之前几次大病的手术和丈夫生前住院的开销,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,当时家里唯一能卖钱的,只有圈舍里30余头猪,即使全部卖光,加上女儿在乡残联上班每个月两千多元的工资收入,不吃不喝全部用于还债,也还有近十万的缺口。好在家里有多年规模养殖经验和圈舍场地。于是,母女俩认定,还清债务唯一途径,就是把猪养好卖猪还钱。养猪卖钱和种6亩包产田的重担,主要靠左秋容拖着病弱的身体“硬撑”。左秋容忙碌,潘洪燕也没有闲着,白天除了去乡残联上班,她早晚也喂猪、扫圈、洗衣、煮饭、下地干活。家里所有的收入,除了用于家庭生活日常开销,其余全用于还债。

还完所有债

“看好的衣服终于敢买了”

功夫不负有心人,2015年起,生猪价格渐涨。2016年开始,她们家里的生猪陆续出栏。除去成本和留下买猪崽的钱,剩下的利润收入,母女俩就按照欠债数额的大小和轻重缓急,每卖一批猪,就还一笔债。“第一个还了1.8万元。”潘洪燕说,自己理解每一名债主,也十分感谢每一名债主对自己全家的信任。“他们自我们给出承诺后,没催过我们,我们还钱时,他们也没收过我们一分钱的利息。有些债主我们要给他算利息,他也坚持不要。”

对债主们而言,没催过,并不代表完全放心。饲料经销商黄胜(化名)是潘洪燕一家最大的债主,潘洪燕父亲去世时,留下了11万元的负债。“因为我11万元的数额最大,当初我找她们母女俩时,还以为这笔欠款很可能‘泡汤’,真没想到她们母女说话算数,把钱全部还完了。”债主中,还有一名特殊的债主——左秋容的亲哥哥左学文,潘洪燕的亲舅舅,也是她们的最后一名债主。

潘建安去世前,曾因修房屋借过左学文五千元,潘建安去世后,左学文从来没提起过,但这笔债,左秋容和潘洪燕都记得,她们还完了其他人的债务,找到了左学文,执意将这五千元还了。就这样,到了2018年的春节,她们全部还清了潘建安生前所欠12个债主的16.5万元债务。还完债,潘洪燕笑了起来,“无债一身轻,我看好的衣服,终于敢买了。”

上一篇:「 做什么赚钱」本国粹生削减 英国和加拿年夜高校靠国际先生挣
下一篇:「现在干什么最挣钱」下沉市场:流量红利消失后的新狂欢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